网站首页 » darling夏娃D计划
第十九节:黑影梦境

  丹妮娅迷迷糊糊醒过来,恍惚中看见曾经在森林里见过的那个婆婆,很慈爱地给她吃了一碗面。

  然后是因为婆婆不怀好心地居然劝她离开索穆楠。只是当时的丹妮娅也没有完全分清楚自己对索穆楠的感情。

  回忆里……

  “为什么?我是爱索穆楠的!婆婆,你为什么要这样劝阻我?”丹妮娅不解地问。

  “因为你的命运是和延骐紧密联系的。而索穆楠只会破坏你们。”婆婆神秘地拉开盖着水晶球的黑布。

  嘴里念念有词……可是,丹妮娅会相信吗?在皇子和自己从小青梅竹马的男孩面前,她肯定不会势力地选择皇子啊!

  丹妮娅起身,走出小木屋。

  在那片鸢尾花丛里,再也寻不到延骐的身影……

  从梦中惊醒,丹妮娅还在起伏情绪。镜子面前有一个人的身影……在确定不是延骐之后,丹妮娅失声惊叫起来。

  “不要慌张,亲爱的王妃殿下。”那个穿着黑衣斗篷的人转过身来。斗篷蒙着他的半张脸,分不清是男是女。

  丹妮娅警惕地望着他,看见他慢慢靠近,丹妮娅紧张地往被子里缩。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王妃殿下知道吗?”黑影人已经走到她的床边了。

  丹妮娅感觉自己呼吸在加速,心跳频率紊乱,所以连眼睛都变得惊恐地盯着他。

  “王妃殿下,我是来为您占卜的,请您不要慌张!”黑影人的声音变得妖娆起来,终于确定“他”是个女人!

  “不要过来!我警告你不要过来!!”丹妮娅觉得自己无处藏身了!一直往床的另外一边挪去。

  “王妃殿下不要叫!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你和我!更重要的是……王子他不爱你了。”黑影人唏嘘着。

  “不可能!你滚!你滚!”丹妮娅顺手拿起枕头扔向她,“来人!快来人!”叫了半天才记起,恋人城堡根本就没有人防守。延骐说这个礼物是送给他们两个人的——只有延骐和她。

  那么现在延骐不在,就是说,她得一个人应付这个“妖怪”!!

  “怎么样?没有人会来帮助你的!你想不想要听听我来这里的目的?如果你不听,我也不会离开。”

  “那么,我听了你就会离开吗?”终于,心跳平稳一些了。

  “当然,这只是我来到的目的!”

  黑影人将手中握了很久的一副牌拿出来,“这是塔罗牌,我是来占卜的。请王妃殿下配合!”

  ……

  黑影人将牌面一一翻转过来,指尖掠过每一张,最后会意地说:“这些日子,您将见不到您的王子,而当您见到他的时候,说明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至于他会不会一如既往的对您,那要看您自己的造化。”

  “那么,他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呢?”

  作为丹妮娅,她自然是不会往坏的方面想。但是这一步棋,她走错了吗?黑影人将会透射她的心底,找出那些所要的答案!

  “王子最近……”黑影人顿了顿,“应该再过些时候,您就可以明白他最近忙什么了。”黑影人说完,转身从镜子中消失了。

  在极度恐慌过后,丹妮娅再度陷入沉睡的昏迷中。

  已经过了一季了,有花的香味扑鼻而至。

  丹妮娅沉睡的梦里,记得清晰的味道。

  过了多长时间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世事变迁,已经成了什么模样了?

  丹妮娅一直睡在这个冗长的梦里……

  花间有精灵闪烁着光点,阳光灿烂得耀眼,荷叶上的露珠,清新的水塘,漫漫的花间小路。

  这一切仿佛预示了整个季节的甜美。

  丹妮娅在这里醒过来,感觉是从现实走进了自己的梦境。身边的丹妮花成拥成簇围绕着她。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丹妮娅走在这条被花朵围绕着的小路。环视四周,这些花的精灵,真像索穆楠带我走过的地方。

  一点点的回忆涌上心头,连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的情绪了。

  索穆楠,我真的爱过你吗?还是真的只是我从小的记忆里有你,我才会希望你跟我永远在一起。

  延骐呢?我知道自己爱你,可是你又是怎么回应我的?

  到底在这个世界上,我应该属于谁?又或者,我从不属于你们。

  丹妮娅在池塘边坐下,看着蜻蜓在水面点着肚皮,很俏皮很自由的样子。这幅画面,就像永远也捉不住它,就只能这样看着它飞走了。

  手中突然多出一个布偶,低头看着它,一针一线缝得歪歪扭扭的,好像在哭泣的眼睛。

  不过丹妮娅确定,这个布偶就是当时送给索穆楠的那个——夏娃!

  丹妮娅将手中的夏娃抱在胸前,她起身四处张望。

  一定是楠来了,不然布偶夏娃为什么在这里?

  终于,在宽广的花丛间,有索穆楠若隐若现的身影。

  “楠……”丹妮娅嘴边微微呢喃出他的名字。

  “好久不见。”索穆楠转回来看着她,但嘴角浮现的笑容有点忧郁。

  “楠,对不起。”丹妮娅手里拽着那个夏娃,眼睛有哭肿的痕迹。

  “这些日子,过得好吗?”索穆楠问她,但眼睛里绝不是心疼的神色。

  “嗯,还好。”

  “眼睛怎么了?”索穆楠是在关心她吗?为什么一直看不出以前会在他脸上浮现出的关心的表情呢?

  他的语调,只是很平静吧。

  “没有睡好。呵呵~!”尽力表现出自己没事的样子。

  可是就连心底都泛着淡淡悲伤呢!

  “哦。”索穆楠转过脸不继续看她,“琥珀吊坠找到了吧?”忽然问这个问题。

  “嗯,找到了。”丹妮娅简单回答。

  “那么,还记得这里吗?”

  看他的眼睛,有所有关她的事都无关他痛痒的感觉。

  他一定是不信任我了……丹妮娅绝望地想。

  “那么,回来这里,也要遵守这里的规则。”索穆楠深邃的眼睛,看不见底……

  不过可以预料到下一场出场的牌面,将会与黑影人手中的“倒吊男”有关!

  丹妮娅倒吸一口气,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