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darling夏娃D计划
第十四节:假面舞会

  终于,舞会的乐曲开始奏响。

  丹妮娅起身寻找延骐的踪迹。

  “咦?怎么每个人脸上都带上了面具?这样我要怎么认出延骐呢?”丹妮娅在舞池里穿梭着,一直在找,延骐呢?

  “假面舞会开始,没有换装的贵族们请注意!更衣间为您留空。”

  主持人又在高高的前台发话了。

  什么?假面舞会?!那我怎么办?我没有舞伴,也没有准备好换什么装啊!

  丹妮娅愣在舞池中央。

  “这是谁啊?怎么不带面具呢?”一个带着羽毛面具的美女终于注意到丹妮娅的存在了。

  “是呀!你是谁呢?现在舞会开始了不知道吗?”另一个接着讽刺她。

  在美女们流言蜚语间,美男们好像也留意到这边的嘈杂声。

  “怎么了?”是王子们其中的一个,但因为化了妆戴了面具,谁也不知道具体是谁。

  “没事,我们只是在提醒,假面舞会已经开始了,主持人也提醒了多次,可是还有人没有化妆。”

  聚光灯就这样定格在丹妮娅身上。

  好糗,好丢人,可是,现在我是在找延骐啊!

  “你是谁?”显然很多王子不认识丹妮娅。

  “我……我叫丹妮娅。”声音微微颤抖。

  “不,我是问你的身份是什么?”

  ……静默了好像很久。

  “我是王妃。”快要哭出来了。

  “哦?谁的王妃呢?”

  “是……延骐王子。”这次回答的人不是丹妮娅了,另一个女声帮她说出来。

  “大皇子?”

  所有人将目光转向丹妮娅。似乎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那么,你为什么不是延骐的舞伴呢?”一个王子终于问出了困惑。

  眼泪滑过的瞬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当它滴落在自己的脚缝里,又忍不住抽泣。

  “因为延骐王子已经选择我做他的舞伴了。当然,我觉得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这就是刚才告诉大家丹妮娅是延骐的王妃的那个女人。

  原来,她不是认识我,而是认识延骐。

  丹妮娅一时间鼓不起勇气,于是冒冒失失地撒了一个谎:“不不不,我不是延骐王子的王妃,这是化妆舞会呀!为什么要怀疑我化的妆?”

  “是吗?”美女们有些疑虑地问。

  想要趁着没人理睬的空档,消失在这个华丽月夜的假面舞会中。

  丹妮娅转身往外走,手腕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捉住:“丹妮娅!”

  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她只顾着流眼泪,害怕再下一秒就崩溃在他怀里。

  用力挣脱,却不敢回头。

  我真的是个失败得一塌糊涂的王妃!居然连自己的王子都留不住。还居然……还居然有脸来参加这么盛大的皇室假面舞会。再不离开就丢脸丢大了!!

  “丹妮娅!不要走!我需要你。”延骐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可是眼泪已经成殇,再也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对他说话。

  “延骐,放开我,让我走。”

  这里的月色正好,可以让每个人欣赏到极美的月光。丹妮娅就在这样的月光下细数自己滴落的眼泪有多少。

  延骐显然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他依然紧紧握着她的手,但自己的手却在颤抖。最后连声音也很颤抖地说:“丹妮娅,你不可以走。我……我需要你。”

  你是需要我吗?延骐,如果你需要我,为什么不要我做你的舞伴?为什么在我找不到你的时候不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我已经想好怎样对待你,而你对我却置之不理呢?

  “延骐……我做错了什么?”收拾好情绪,让自己镇定下来问他。

  延骐微微发愣,望着她——丹妮娅,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那些关于索穆楠的事情我怎么跟你说好呢?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丹妮娅转过脸,月光照着她清秀的面容,眼里含着盈盈的泪光,无辜的样子。

  我不该这么对她的,真的不该!!

  延骐开始在心里责备自己了。可是,关于索穆楠,究竟该让他怎么考虑?

  丹妮娅再次挣扎打断了延骐的思绪。

  “延骐,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是别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失态好吗?”丹妮娅呜咽着,用力想要挣脱被他紧握着的手。

  “丹妮娅。对不起,对不起……”延骐将她反锁在自己怀里,一直低声说着对不起。

  “丹妮娅,我们的事情回去再说好吗?现在你在这边等我,我不能扔下自己挑选的舞伴不顾。好吗?”

  延骐把丹妮娅带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自己走进舞池。

  延骐,是你不爱我了吗?还是我做错了不可饶恕的事情,让你舍得这样对我。

  旁边的架子上放着一杯杯玫瑰红色的葡萄酒。

  随手端起一杯,放肆地喝起来。延骐,对不起,我始终学不会在你面前不要忧郁,做个开朗的王妃,是你喜欢的那种。而现在我真的分不清楚,到底是你不喜欢了,还是我做不到了呢?

  一杯喝完再拿起一杯,就这样晕晕沉沉地喝着,大概喝了三杯吧!或者更多,但不能告诉延骐,也不能再喝下去了,否则自然流露出的酒味会让延骐发觉的。

  丹妮娅站起身,想要确定自己站得稳。眼前是模糊的景象,每个带着面具的人摇摇欲坠的身影,她知道是她自己喝多了。

  “不行,我得坐下,或许等到延骐过来,我就已经醒酒了。”丹妮娅趴在桌上,烛光映出她憔悴的脸,眼眶里眼泪涟涟。

  “延骐,为什么你不顾及我?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你都不要抛弃我。好不好?”丹妮娅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位置哭了多久,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熟了。

  ……

  在这个冗长的怪梦里,不知道距离醒来还有多少时间?好像梦境在将她吞噬,自己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

  ……

  “丹妮娅,丹妮娅!”

  像抓紧了救命稻草,丹妮娅猛然清醒,眼前的人——果然是延骐。

  她微微笑,额头挂着细密的汗珠,但是没有过度头晕的表现,是很清醒的,以至于延骐一时间没有发现她喝过酒。

  走在芳草微醺的小径,丹妮娅展开笑容对着延骐。

  “延骐,你不责怪我了吗?”

  “嗯?我有怪过丹妮娅吗?”他想了想,走过去,环住丹妮娅的腰:“那些属于男人的小小自尊心和要强感,你能原谅吗?”

  “唔……我……放开我,延骐。”

  延骐还没有搞懂为什么她拼命地挣扎着从他怀抱里出去,丹妮娅就已经吐得天旋地转了。

  “你喝了酒!?”延骐担心地问。

  丹妮娅却再也没有招架之力,虚脱在他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