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darling夏娃D计划
第十节:鸢尾水晶

  当你开始发现命运变化的时候,一定是上天在你原本的命轮中加上了更多新鲜的因子。所以,对于一个好人而言,这一切都是好的,因为它可以让你碰见阳光,甘霖,和香甜的微风。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信念,才会让另一半的自己拥有属于自己的归属。

  灿烂的早晨,森林里残留昨夜未干的露水,像是热带雨林里从叶片上缓缓落下的甘露在这里重现。

  马蹄在森林里发出重重的混响声。

  这个季节,鸢尾花的香气弥漫整个森林。在哪里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致呢?

  沿途过来的忐忑心事,已经完全被花香盖过了。

  马车在森林溪畔停驻。延骐走进那片异常娇媚的鸢尾花丛。紫色,粉色,白色……应该是紫色吧!丹妮娅会喜欢紫色吗?顺便摘一些送给她吧!

  延骐摘了9朵,因为也只有9朵了。紫色的鸢尾花在延骐手中依旧很妖娆的样子。

  “丹妮娅,我美丽的王妃,请等候我。”

  9朵鸢尾的意义呢?是什么?会是“蓝色之恋”吗?

  蓝色,天空的颜色。可是为什么在恋情里,会显得如此伤感?

  不要多想了,延骐,只是因为她喜欢紫色而已,那些混乱的思绪就让它沉淀吧!

  虽然不知道怎样对她表示,但至少可以自然点,放轻松,就不会觉得自己很尴尬了。

  ……

  “丹妮娅。”终于见到她了,和以前一样的她,嘟着嘴的样子像是在撒娇,低头玩弄着手指是她害羞的表现。

  一直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从前我不会觉得这样子会很害臊呢?我在害臊吗?天哪!延骐,你不要乱想了。

  往前一步,拉住她的手腕:“娅,跟我回宫。”

  丹妮娅就这样被延骐带走了,索穆楠一直站在最偏远的角落目送着这一场华丽的离别。是自己的心情低落吗?是因为娅,还是因为她去的是皇宫?

  手里紧紧拽着昨天丹妮娅送给她的“夏娃”,这只布偶,就像在说明这个未完成的故事,和这段纠结万分的爱恋。

  丹妮娅,我会希望你不要离开,而是一直陪着我,一直一直。可是你留给我的夏娃,让我真的很难释怀。

  手里的布偶被拽得很紧,泪水从脸上肆意滑落,最终碎落在地上,无法从容面对。

  “延骐,我们这样一直不说话,会好吗?”马车行驶在颠簸的森林里,丹妮娅感觉得到延骐的疏离,这样一语不发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娅,我要带你去个地方,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我似乎忘记了那个地方是怎么经过的了。”延骐有点责备自己。

  “哦”丹妮娅想要说出口的话一直憋着,肚子里咕噜咕噜发出声响。

  延骐才发现自己的疏忽:“是肚子饿了吗?”

  丹妮娅点点头。

  这里这么偏僻,自己又没带什么干粮,真的是太疏忽了。延骐狠狠地在心底责怪自己考虑不周全。

  “等等,我去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人家,说不定我身上的钱可以换点东西吃。”延骐跳下马车,往森林其他方向寻找。

  当时真的应该带侍从来的,偌大的森林,我要将娅独自留在马车上吗?可是她饿了,我不能带着她再消耗体力了。

  大概从马车的方向往北边行走了一公里……远处有煮食的香味飘来。

  太好了!我现在就回去,把娅带过来。不过,如果可以买点小食带给她就更好了,那样她也不必来回奔波。

  延骐走近香气飘来的方向——是一间小木屋。

  “请问有人在吗?”延骐叩响小木屋的门。

  “有有有,马上就给客人开门。”是一个老婆婆的声音,“唉哟,什么时候森林里来了客人我都没有好好招待。居然还就自己找到我这个老太婆的家了……”

  屋里的老婆婆一直自言自语着。

  没过多久,小木屋的门被打开了。

  “哟!原来是王子!”

  延骐一头雾水:“婆婆,您怎么知道我是皇子的?”

  “当然!快往屋里进,外面快要下雨了。”婆婆很热情将他拉进屋里。

  “婆婆,其实我只是想来买一点吃的东西给我的女孩,她在一公里外等着我,我必须买了东西就回去。”

  延骐着急地想着,希望这位婆婆不要留他。

  “哦?好啊,她马上就会自己过来的。不过,我的东西是不能卖的,只送给客人,但不能带走哦!”婆婆说完,往木屋里走。

  “婆婆,可是我真的很需要吃的东西,不然我的女孩……”

  “傻孩子,婆婆不是跟你说了吗,她自己会过来的。”

  婆婆会不会是年纪大了,丹妮娅怎么会自己过来呢?她连我往哪边走了都不知道……糟糕!走的时候忘记嘱咐她不要乱走动了,万一她等不及,就来找我怎么办?我们会走失的!

  “孩子,你应该相信婆婆的,婆婆在森林里住了这么久,当然能够掌握这些。”

  婆婆坐在椅子上,面对桌子上摆放的水晶球。

  “王子殿下,您现在先帮我看着这个水晶球,等我的饭做好了,你的女孩就回来了。千万不要不看,也不可以分神!”婆婆说完,起身走进厨房里。

  这个奇怪的水晶球,到底有什么呢?

  延骐一直看着它,幻象出现的霎那,他愣住了……

  里面那个人,难道是——索穆楠!到底要说明什么呢?为什么水晶球里的索穆楠身穿着的竟是“苏米路王国”的绮罗服饰?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水晶球的魔法一直幻象解释着……

  这次真的明白了,真的明白索穆楠是什么样子的人,他接近丹妮娅的目的呢?到底是什么?这个一直想要挑起两国纷争的人物!实在太可怕了……

  水晶球里显示的索穆楠,确实是个不简单的皇子——苏米路的王子!!

  而史料里的有关记载,也提到过贵国一个世纪前发生的突暴事件——皇子混乱皇宫,最终不明下落。

  只是,所有史料最不明白的是,那个金发美女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皇子只仅仅见过她一面,便决定不顾一切放弃权利,无所谓王子威望,带着她远走高飞?

  延骐一直看着水晶球的变幻,他确定,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有贵族气质的索穆楠,确实是那个叛国乱者!!

  一点点猜疑都不用明示,他有着怎样的尊严?和怎样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