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darling夏娃D计划
第六节:命运王妃

  寝宫外飘下了今年第一场梨花雨。

  丹妮娅看着它们纷飞,在空中留下绝美的姿势,最后落地。

  “王妃殿下,已经备好马车了。”

  侍女走过来行礼:“请王妃殿下更衣。”

  丹妮娅被换上一套及地的华服。

  “请问,我一定要穿成这样吗?走路好不方便。”

  侍女恭敬地说:“王妃殿下不必担心,大王子已经给您安排了‘宫廷礼仪必修课’,从今天开始,您的教室也已经换到皇宫里最安静,安全的地方。”

  哎!延骐突然做这些到底是为什么呢?

  “以前不是无论王子或者千金都在一个学校吗?”

  “王妃殿下,曾经王后下令的这个制度已经在国王的命令下改变了。所有皇室的成员将与贵族分开。”

  ……

  丹妮娅提着裙摆,匆匆忙忙地下楼。

  延骐看见丹妮娅便迎上去:“娅,怎么这么慢?今天父皇要亲自见见你,侍女们没有跟你说吗?”

  她微微震惊:“国王要见我?可是……侍女跟我说了好多话,我都不记得她有没有说起这个了!”

  延骐牵住她的手:“快上车吧!”

  马车在宫里走了好久。

  原来皇宫这么大!咦!那些是……

  丹妮娅趴在车窗上,仔细地观察起来。

  延骐看见她一脸好奇的样子,转过脸对她说:“那边叫梨花苑。有很多梨花,是宫里的禁地。”

  “禁地?为什么?”

  本来还想告诉他自己是从那里进入皇宫的,但听到延骐这样说,丹妮娅欲言又止。

  “不知道,反正宫里的规矩太多了,但真正原因都没有人敢去问的!”

  就像,月夜花园?还有梨花苑?可是,延骐带着我进入过这些所谓的禁地,难道真的不会出事吗?

  马车在绕过梨花苑后面的一座哥特设计的城堡前停下。

  这里就是所有跟皇室有关的血统才能进入的新学园?真的一点也不比童话故事上描述的那些城堡差劲!嗯嗯,当然了!这里是真正的皇宫嘛!

  丹妮娅边走边自顾自地欣赏着。

  “待会你想好怎么跟父皇说话了吗?”

  “嗯,他问什么我都老实交代。”

  “如果他问起你带我出宫的事呢?会影响到你父亲。”

  丹妮娅停下脚步,仰起头:“我还是会告诉陛下事实,因为,父亲从小就教育我,不该做个撒谎的孩子!我希望父亲会以我为荣。虽然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但我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国王陛下。”

  延骐将丹妮娅拉近到自己身边,深深地吻她的额头,告诉她:“不用担心,我不会再让你受累,我要保护你,你这么单纯善良。”

  国王并不像王后那样平易近人,他只是高高地坐在宝座上,以居高临下的方式俯视着他的子民。宫殿里一片死寂,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发言。

  “丹妮娅!”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回响。

  “国王陛下。”

  丹妮娅几乎没用多少气就已经让自己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变得很响亮。

  “你脖子上挂的琥珀吊坠是从哪里来的?”国王依旧语气严肃地说。

  “回陛下,是王后陛下送给我的。”

  整个宫殿又回到最初如死一般的寂静。

  丹妮娅可以感觉到所有人目光的焦点都炽热地交集在她脸上。

  “丹妮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左宫伯爵的女儿?”

  “是的陛下。”

  “那么,希望你以后愿意为皇室效劳!”

  终于,国王起身走出宫殿,丹妮娅才舒了口气。

  在走廊上,丹妮娅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延骐关于琥珀吊坠的事。

  “琥珀吊坠在皇室拥有重要意义,它其实是王后在甄选下一位继承人,也就是下代王后的象征。而且,皇室名门规定,这个规矩是任何人都不可打破的!”

  “那么,意思就是,王后要指定我为下一任王后?!难道这暗喻了延骐就是下一任国王?!”

  听见丹妮娅说到下一任国王,延骐怔住在原地,那种表情就像在月夜花园那夜看见延珺的表情,迷茫、失落、甚至有点愤恨!

  随即,延骐转身走出学园城堡,只留下一脸茫然的丹妮娅还站在原地。

  丹妮娅提着长长的裙摆在每一层楼、每一间教室寻找着……

  反反复复都没有在任何一个班找到自己的名字时,丹妮娅托着下巴在楼道里坐下。

  我真的也可以来这里上学吗?可是为什么……

  “丹妮娅!”

  这么熟悉的声音,应该不会是……

  “姐姐!!”

  丹妮娅惊喜地看着她:“姐姐,你怎么会到皇宫里来?”

  “当然,是我带她来的!”

  “小珺?”丹妮娅有点迷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延珺走到左宫堇身边,手臂勾住她的肩,然后看着丹妮娅说:“你姐姐现在是我的王妃了!”

  在丹妮娅还没有考虑清楚的短短时间里,延骐已经走到丹妮娅身边。

  “延珺!你不要欺人太甚!”

  延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但他的眼神里愤怒的火花绽放,似乎在下一刻即将上演一场闹剧。

  “我没有!”延珺没有太多解释,表情很冷静。

  延骐凛冽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你真的没有!”

  延骐转身时捉住了丹妮娅的手腕,将她带离这个是非之地。

  在离梨花苑很近的地方,延骐松开丹妮娅的手。

  他背对着她,她猜不出他的表情,只是有些颤抖的背脊留在丹妮娅的视线里。

  “延骐……”

  丹妮娅有些担心他。

  “你知道梨花苑通往什么地方吗?”声音很冷淡。

  “嗯,我知道。”

  “是不是第一次遇见延珺,就是在这个地方?”

  原本不能说的秘密,早已经在王后面前坦白,只是她不知道延骐为什么还要质问她。

  静默了时间。

  终于,延骐开口:“丹妮娅,你了解延珺多少?你认为他是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总觉得他的眼神这么黯淡,像是被乌云遮住的天空。

  “小珺是个很好的孩子。”

  “你只知道这么多吗?”

  是啊,只知道这么多,只知道他是个很好的孩子,却说不出他好在哪里吗?是不是在延骐的眼里,延珺并不是只有我想的这么简单呢?

  丹妮娅忽然想起跟延骐一起在月夜花园遇到延珺的时候,延骐似乎能听见延珺和大臣的对话,而且当时他的脸色也很不好……

  在谁都没有说话的时间里,延骐只说了最后一句话,就结束了这场僵局。

  “丹妮娅,如果你这么相信延珺,那么,我也无话可说。”

  延骐离开的时候,漫天的梨花飞舞着落在丹妮娅的发间。

  想不明白,就让它不要明白吧!也许,皇宫真的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

  丹妮娅忽然感觉夏天变得很冷,她蜷缩着身子,梨花像飘雪一样,散落天涯。

  延珺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他可以感觉到丹妮娅白色的泪珠悄然滑落。

  我做错了吗?不然……如果不这样做,我应该怎么得到我想要的?丹妮姐姐,对不起,即使知道是错的,我也会坚持。直到……你能明白为止。

  忽然而至,就像命运之轮朝反方向转了一个大圈。

  虽然延骐并没有取消丹妮娅的王妃身份,但所有人都看得到延骐对丹妮娅的冷漠,甚至无视。

  在为皇室成员专设的学园里,开始有人鄙视丹妮娅,接着讽刺,嘲笑,压制……她又从白天鹅变回了丑小鸭。每天带着疲倦的心来上课、下课,其实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去学习什么了。

  一天天逝去的时光只是带来更漫长的未来,越来越难耐。

  教授公布了一年一度的皇家舞会即将来临,这段时间是筹备舞会的时间,所以学校停课一周。

  很多人都急着寻找自己的舞伴,或是庆祝学园放假。在这样热闹非凡的夜里,丹妮娅独自走在梨花苑的边境。

  梨花苑的那边就是家了,好想回家,好想现在就在楠身边,好想他能安慰我,说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甚至比公主还可爱。

  丹妮娅有些冲动地跨进梨花苑,是孤独的狂欢,让她有了回家的念头。但是,这怎么可以呢?本来,就是来为父亲请命的,如果这样走了……

  很累了,真的很累了。

  丹妮娅蹲下身,发现自己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熟悉的身影。而那个人……

  怎么可能呢?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我想太多了,一定是我眼花,一定是思念冲昏头了。

  丹妮娅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像一只气球飘在空中那样的轻盈,只是,头好痛,努力睁开双眼想要寻找刚才的身影……

  已经不见了,是的,这是我的梦,是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的梦……

  好像在某个人的怀里,他急促的呼吸,快频率的心跳。但没有睁开眼的力气,只能感觉好熟悉好熟悉。

  “楠……”

  丹妮娅发出梦呓。

  “她发烧发得很严重。”

  “她嘴里一直喊的那个人是谁?”

  听不清楚的对话,不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终于,丹妮娅挣扎着睁开眼。

  “娅,你终于醒了!你发烧了,对不起对不起!”

  是延骐,他心疼的样子,眼里布满血丝,在这个时候,他紧紧握着丹妮娅的手,反反复复地说着“对不起”。

  “你不讨厌我了?”丹妮娅声音还有些柔弱。

  “我不讨厌你,娅,我发誓我不讨厌你。可是现在你身体不好,你得好好休息,等你病好了,我会告诉你。”

  延骐吻了她的额头。

  这个时候,丹妮娅的脑海里触电般闪过索穆楠也这样吻过她。刚才的恶梦再度重现。

  梨花苑里那个身影,是楠吗?我……好想他。

  疲惫状态下的丹妮娅再次睡着了。